束已

腐。
咸鱼。
沉迷全职魔道龙族。
天天说的最多的一句话:
为太太打call!!

银时和土方的场合

在军训的瞎几把摸鱼;
ooc归我。
  

   银时一身红装,走到一家门前。
   他也知道冒充别人不好,更何况这个人是新郎。可是,受人之托,万事屋一定会办好事情的。银时可是还有一个吃货和一个眼睛仔要养的。还有,万事屋阿银的名声坂田还是想细心呵护的。
    他在门前踌躇不前。
  [还是很尴尬,替新郎官在新婚之夜见新娘?万一新娘被我迷人的外表所吸引了,硬要和我圆房,并且破罐子破摔就嫁给了我……?……不管了不管了,来都来了,定金都收了,衣服都换好了,大不了进门就坦白。在好好开导一下新娘。]
    咿呀――
  “娘子,我来了。”
    银时压低了些许声音,推开了门。屋内一片喜庆,明晃晃的蜡烛正照着银时的死鱼眼。阿银不改恶习,下意识的用手挖了挖鼻子,把眼神转向了坐在床沿上仍带着盖头的新娘。
  [为什么她不做声,是发现了异样,还是太害羞了?此时,我该怎么办?要去掀起她的盖头么?]
    银时整理了衣裳,清咳一声,壮壮胆,迈着小碎步向床沿走去。
    掀开了盖头――
    只见真选组的副组长土方十四郎脸色微红,乖巧地坐着。当看到银时一副呆滞的模样,他脸上的潮红褪去,道:
   “你怎么会在这?!”
   “十四郎,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吧?怎么,嫁人了也不邀请我参加?”
     银时说完这句话就意识到自己错了。他和土方不是一齐来参加了这场喜事,并且在不该见的地方见面了么?
   (场面一度尴尬)
     ……
   “我是来代替新郎的。”
   “我是来代替新娘的。”
     几乎是同时开口。
   “哈哈哈哈哈哈!土方君!你……你居然……你可是副组长啊!……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    “我……我也是出于无奈。我表妹,她……她已经有心上人了……她苦苦求了我一个月。让我帮这个忙。我……话说,坂田君……?”
    “啊嘞?我呢,工作。”银时哼哼着鼻子说,“既然新人双方情谊不通,不如这事就算了吧。散了也好,强扭的瓜不甜。”
     银时和土方都若有所思,对彼此深深地点了头。
     银时看了看穿着红装的土方与自己,莫名有种迷之和谐。
    “土方君,你……今天……真好看……”  银时用自己的右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,低下眸子,看着土方,眼睛里充满着柔情万种。“不如……”
    [不如我们假戏真做。既然彼此都穿着红装,面对着面。不如趁此良辰美景,趁此烛光,做些令人愉快的事情!]
      土方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。
      愉快的事情?!
    “不如……我们来做些愉快的事情吧。”银时逐渐靠近土方,扑到他身上,把他压在身下。
    “坂田银时!你在干什么!我们……”
    “干什么?入洞房啊!”银时微微一笑。
    [其实我等这一刻已经好久了,十四郎。]
    “你……靠的太近了。放开我。放开放开。坂田,这是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我们,你别在做些错误的事情了……晤……”
    “不试试怎么知道正误呢。”

   
 

   

啊啊啊啊――超级可爱w

羊肝菌_:

赶图空档刷微博…
翻到了刚入坑时候画的老叶和少天………
瞄了眼p3……
那时的老叶还那么的纯洁可爱……
如今……已经………

滚走继续肝……


水印我就不去了…
那个号不怎么刷全职…无视就好……

向全世界安利最好的戳爷。
他眼睛里有星辰万丈。

*随笔
*杂谈
*渣文笔
*看看就好,不看也行

      少小离家老大回。

      到了。

      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心跳加速,手舞足蹈。只是一份平静。那根本就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,对于我来说。

      大伯家的鸡鸭鹅在门前肆无忌惮的乱跑,有时还跑到屋里来撒野,娇小的土豆堆满了一间房。我实在是待不下去。沿着小路走,到了一条小溪。小溪很清,没有城市的污浊;小溪很窄,窄窄而悠长地向远方流淌。“细水应长流”。山上的路早已被埋没,是的,劳动力都没了。但是田总不会荒芜,因为,农村人靠它吃一口饭。可是庄稼似乎不是很好,看那水稻苗都要秧死了。

      接下来便是接二连三的走亲戚。一村子里的人八竿子都打得着关系。父母亲见到一人便开启聊天模式。聊天内容十分雷同,不过是嘘寒问暖。他人问父母此次回来的目的,父母向他们介绍自己的儿女。如此如此,这般这般。有时候,我挺恨父母为什么从小就带我远离这,害我现在跟一个外乡人似的。母亲毫不疲劳地向我介绍,这是我谁谁谁,那是我谁谁谁。反正,我是一个都没记住,呵,怎么可能记得住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第二天,父亲说,大虎的爹去世了。
      我震惊,是那个昨天我们一家刚刚去拜访过的吗?哥哥点点头。说是死于肺癌。我在没人的时候,任眼泪随意落下。世事无常,他那么难受,就但是一种解脱吧。

      在大虎家的院子里,挤满了人。老的老,小的小,成年的成年,似乎没有我的容身之地。
      我去大伯家拿了一个魔方和一瓶牛奶,坐在一个小角落里,安静的享受这个人世界。
      忽然,母亲走到我身边,说:“你赶紧把牛奶给我扔了。这里那么多小孩,你真是一点分寸都没有,快扔了!”言辞之间好像我给她丢了莫大的脸。我挨了骂,心里很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为什么!为什么连你也不理解我!
   

       我气冲冲地远离人群,把牛奶扔了。心头的怒火没有减。所有的委屈,难过,懊悔一齐涌上来,汇成了眼泪。我看到母亲走向了我,我更向一旁走去。她语重心长地讲:

      “你拿魔方玩我不介意。可你在那么多大人和小孩面前喝牛奶就是不对。小孩子不懂规矩,如果个个向你伸手要牛奶的话,你拿什么给她们。大人又会怎么看,他们会背地里说何家的教养怎么那么不好。他们会在背后嚼舌根子的!你知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我哭的更伤心了。“我不知道!你什么都不懂!在那里,老的老,小的小,我就像被孤立一样。我找点事情做怎么了!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我知道你的感受……”
      “不!你不知道……!”

       你要是知道的话就不会像刚才那样训斥我。

      “你这小姑娘,脾气怪就怪,怎么怪到这个份上了。你赶紧给我调整好情绪。我要回去那边帮忙。听到没!”

      我没有做声,只是扭过头,背着她,用手擦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你让我在别人面前做乖乖女,让我帮忙洗菜切菜端菜盛饭我忍了。可你就那么在乎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吗。你只会挑自家女儿的刺。

       大人都要脸,我知道。可我不要脸啊。那群小屁孩伸手向我要牛奶我可以一个眼神就拒绝。再说,这种事情可能发生吗,他们甚至不知道我姓什么我为什么会出现在他们面前。他们有他们的世界,才不会管我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奇怪大姐姐呢。
       我洗了把脸,继续回去扮演乖乖女。






       村子里不少人家建起了新房。
       于此,老房子就十分违和。
       但是,新房子大多都是无人居住的空房,孤零零的坐落在山脚下。老房子却是一片其乐融融。老两口相对而坐,讲述着从前的故事,不时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 我的家乡,适合养老。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离开时,我望了一眼这个小小的村庄。
        再见时,恐怕还是:


       笑问客从何处来。